首页 > 功夫频道 > 功夫健身 > 纪念陈公照奎逝世三十周年:传播太极鞠躬尽瘁

纪念陈公照奎逝世三十周年:传播太极鞠躬尽瘁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5月19日 09:39 华奥星空

字号:

三十年前,1981年5月7日,是我的堂叔父恩师陈公照奎(1928年?1981年)逝世的日子。想起三十年以前的事,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恩师那英容笑貌、和蔼可亲的面容、英俊潇洒的拳姿、克敌制胜的功夫 、认真教学的态度、耐心细致、一丝不苟的治学精神,使我永世难忘!

我第一次和十叔(我的父辈里他排行老十)见面,是1965年初。当时十叔被上海体育宫主任顾留馨老师邀请在上海教拳已一年多,他利用春节回乡探亲。与陈家沟的父老乡亲、哥哥嫂嫂和一众侄男侄女都是多年未见了,一时其乐融融。更难得的是,由郑州黄河水利委员会退休还乡、大他35岁的五哥(我父辈里排行老五)陈公照丕(1893年?1972年)当时正在家中教我们练拳,老哥俩切磋技艺、研习家传兵器、交流心得体会,开心之至,无话不谈。

那时还是农历腊月,我还是个15岁的孩子,傻乎乎的。伯父照丕于1958年退休回家后就开始教我和村里的一帮小师兄弟练太极拳,到那时也有些年头了。一听说在上海教拳的叔叔回来了,我还是整天围前围后的看热闹。1964年秋,我在温县新华书店刚买了一本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由沈家桢和顾留馨编写的《陈式太极拳》,书内图片由周元龙根据叔祖发科公和十叔照奎公的照片所画。拿到后我如获至宝,每天爱不释手,但翻来看去很多问题搞不明白。这次叔叔回来了我一定要搞明白。一天,打听到十叔在族叔茂森家烤火聊天,我就拿着书本去问十叔。刚张口要问书上画得“左右手顺逆缠丝劲”是怎么回事,族叔茂森张口就骂:“娘个屁,小球孩拿着书本来考教你叔啦?”十叔不但没有生气,还用手拍拍我的头笑着说:“我七哥家的小雷很聪明、乖巧,从小就知道学习,来,我给你讲讲。”说完从炉台上跳下给我做了几个动作,边做边讲这样叫顺缠那样叫逆缠。十叔耐心细致的教学态度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72年12月30日,伯父陈公照丕因病去世,我和一帮师兄弟哀痛不已,村里乡亲也敬重地称其为“陈家太极拳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一代宗师”。我们一帮小兄弟虽然自1958年照丕公退休到病逝,接受了他老人家近十五年的培养,但毕竟还都年轻稚嫩,父老乡亲们也觉得我们还应再提高。于是,1973年春节前,村委会就派人到北京,请照奎公回家传艺(1967年照奎公被迫由上海回北京)。

村支书张蔚珍将照奎老师安排在族兄陈立周家里,因他家里有一套房子,又能住人又能练功,且立周的父亲有一手好厨艺。村里安排了油盐酱醋、米面蔬菜,来照顾照奎老师父子俩(十叔的儿子陈瑜时年10岁,小名胖子)的生活。

当时“文革”还没结束,村委还叫大队,还是记工分制。大队部决定,让照奎老师早上在大队部院子里教村里年青人和社会上的人练拳。村里人参加按早出勤记2分,所以每天有上百人训练。晚上训练主要骨干。当时大队部挑选陈德旺、王西安、陈小旺、陈正雷、朱天才、陈立周等八个人重点培养,主要教83式新架一路。照奎老师讲学细腻、动作规范、态度认真负责,让我们倍受感动。教到兴奋时他经常拿大师兄德旺做示范给我们看,将胸腰折叠、松活弹抖、肩靠擒拿等用法,以及套路的虚实转换,高、中、低三种练习方法展示得淋漓尽致。有些平时练拳也不错的年轻人没被挑上,心里痒痒的,就翻墙到院子里,挤在门外窗下偷听偷看;更有甚者,搬个梯子爬到后房檐上,将房瓦揭掉偷看。

功夫频道优秀课件推荐
七星螳螂拳 鸭形拳 六合螳螂拳 梅花拳 醉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