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功夫频道 > 功夫健身 > 昔人已远去空谷留足音——忆杨式太极拳大家崔毅士

昔人已远去空谷留足音——忆杨式太极拳大家崔毅士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5月19日 09:32 华奥星空

字号:

我祖父崔毅士,名立志,号毅士,是杨太极拳 一代宗师杨澄甫先生的入室弟子。他自1909年在北京拜澄甫先生为师,直至1936年澄甫先生辞世,追随澄甫先生潜心修炼太极拳技艺27年,不离左右,尽弟子之礼,侍奉老师,全面继承了澄甫先生的拳艺。澄甫先生去世后,我祖父又独自辗转于武汉、四川、西安、安徽、兰州等地,传播杨式太极拳,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才返回京城。

我祖父一米八以上的身材,高大魁梧,自幼爱好武术。在老家时曾向老拳师刘瀛洲学习三皇炮锤;1909年,祖父17岁的时候,从老家来到了北京,经亲友介绍慕名认识了杨澄甫先生,且有幸拜在澄甫先生门下学习太极拳,跟随澄甫先生二十多年,是老一辈的那种“师徒如父子”的关系。两家也由此结下不解之缘。这也说明我祖父对澄甫先生是非常尊重的。由于我老家在河北任县,澄甫先生是河北永年县人,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一提起就说是“乡亲”,显得格外亲切。澄甫先生那时住在北京西城的兵马司胡同,我祖母经常带着我姑姑和我父亲到澄甫先生家小住一两天。澄甫先生的夫人也经常带着二爷杨振基、三爷杨振铎到我们家住。两家关系相当亲密,互相走动得非常频繁,简直就是一种亲戚关系。解放以后,我家和二爷、三爷的关系仍非常密切。杨振基先生当年在邯郸市体委工作,经常到北京出差、开会。他一来北京就住在我们家,他称我祖父为师哥,称我祖母为师嫂。振基先生为人非常随和,跟我们这些小字辈相处得非常好。我们称他老二爷。杨振基最拿手的菜是做鸡块,每次到我们家都要做这道菜,所以我们给这道菜取名:“老二爷鸡”。

那时,杨澄甫先生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教拳。老师家经常要办个喜事,比如给孩子过满月、过生日、收徒等等,都要邀请北京武术界人士和亲朋好友参加。这些活动一般都是我祖父等弟子操办。办活动就要发请柬,请柬上的落款是杨澄甫先生的三个弟子:崔毅士、阎岳川、王旭东。三个名字并列而立,第一个字连起来正是“崔阎王”三个字。久而久之,他们就留下了杨澄甫门下弟子“崔阎王”的雅号。这在当时是武术界的一个笑谈。这张帖子,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全国武术挖掘整理时,我曾经在东城区一位老先生家看到过,当时我很想要过来,老先生就是不肯,连拍张照片都不让:“你可以看,但不能拿走,也不能拍照。”那个老先生住在东直门附近。以后我再去找他,他已经搬家了。东直门现在完全变了样儿,老先生是否健在都不知,可惜,这东西再也找不到了,真是很遗憾!这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文物,是当年杨澄甫先生在北京教拳的一个佐证,也说明了我祖父这一代弟子和澄甫先生的亲密关系。

当年杨澄甫先生教拳的场所一个是太庙(现天安门东侧劳动人民文化宫),另一个就是中山公园的“行健会”。后期授拳的主要场所就是中山公园,杨澄甫先生在那里教了很长一段时间。想当年我祖父年轻的时候在这里跟澄甫先生学拳,后来他又在这里教拳。我小的时候每天都要跟着祖父在这里练拳,因此我对中山公园有着相当深厚的感情,这就是直到现在我每个星期六都要去中山公园教拳的缘由。那时在中山公园教拳的有好几位老前辈。我们那时练拳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草地,现在练拳的地方是“兰亭八柱”广场。当年形意拳名家骆兴武先生在这里教形意拳。“十字亭”是吴式太极拳名家杨禹廷老前辈教吴式太极拳的地方。那时,祖父带着我每天都是经“十字亭”出中山公园东门,沿着故宫筒子河走,没有多会儿就到家了。那时的来今雨轩也不在现在这个地方,而是在东边。我祖父教完拳,弟子们就说:“老师,咱们喝茶去吧!”我们就在那里喝茶。日月如梭,历历在目,恍如昨天,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功夫频道优秀课件推荐
七星螳螂拳 鸭形拳 六合螳螂拳 梅花拳 醉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