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功夫频道 > 中华武术 > 专家称武术进入奥运会还需时间

专家称武术进入奥运会还需时间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09月27日 14:42 全球功夫网

字号:

从2001年开始,中国体育界一直在努力运作武术进入奥运会,但屡屡受挫,即使是在本土进行的北京奥运会,武术也没能成为比赛甚至表演项目。武术入奥,仍需时间。

1936年6月26日中午12点半,张文广、郑怀贤、寇运兴、刘玉华等九个人组成的中国国术表演队与参加柏林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一起走上意大利邮船“康梯浮地”号的甲板,和岸边前来送别的亲友挥手,起锚离开上海黄浦港。而72年后,这艘承载着中国武术奥运梦的航船却仍然没有到达它的终点。

举办国利用东道主的权利,将本国传统项目纳入奥运会,本来是一个不成文的传统。1960年,柔道在东京入选奥运;1988年,跆拳道作为表演项目亮相汉城,最终在2000年成为正式项目。虽然在1996年以后,就再也没有东道主国家行使过这项特殊权利,但从2001年初,北京申奥的胜利初见端倪的时候,中国武者的心就在蠢蠢欲动了。

曾经担任国际武术联合会主席的李志坚回忆起自己曾经亲身参与的武术申奥工作,仍然有很多的感慨,“奥运会的比赛设项一般是要提前7年决定的,我们当时动手已经算是很快的,但是时间还是太仓促了。”

2001年12月30日,国家体育总局召开了武术争取进入奥运会领导小组会议,李志坚是那次会议的组织者,当时参与会议讨论的还有时任国际奥委会执委何振梁、时任国际奥委会项目委员会委员魏纪中,以及屠铭德、张昊、杨树安、宋鲁曾和武术中心的相关负责人。那次会议定下的武术申奥基调是这样的:要进一步发挥国际武联的作用,扩大武术在国际上的影响;武术要国际化,中国色彩不能太浓;要加强做重点人物的工作,并制定出可行的工作计划;武术申奥的宣传要适度,少而精。

2002年的新年,国际武术联合会和武术中心的工作人员是在工作中度过的,1月7日晚,武术中心主任李杰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通过媒体介绍了武术发展和争取进入奥运会的情况。随后,当时的国际武联秘书长、武术中心副主任严建昌就有关武术争取进入奥运会的问题,分别接受《人民日报》记者和日本(NHK)记者的采访。

1月8日,国际奥委会项目委员会委员魏纪中带来好消息,凭借中国在亚奥理事会占绝对优势的影响力,亚奥理事会已经决定将武术项目设为2006年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从会议上回来的魏纪中接受采访时说:“这一决议对于武术进入奥运会的影响力无疑是有利而巨大的。”1月10日,武术中心代拟了以北京2008年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刘淇名义致国际奥委会席罗格的函,信的主要内容为:如果国际奥委会接纳国际武联提出的8个项目为2008年奥运会比赛项目,北京组委会在场地安、后勤保障等方面不会有困难,并将给予合作。

根据国际奥委会的规定,任何体育项目想要进入奥运会,至少在75个国家和四大洲的男子中,以及40个国家和三大洲的女子中广泛开展。1990年成立的国际武术联合会已经拥有了分别来自五大洲的76个成员国,但此时的国际武术联合会只是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的会员,并没有获得国际奥委会的认可。2002年1月21日,国家体育总局武术中心召集有关人员就武术争取进入奥运会的近期工作召开了专门会议,会议把武术申奥的进程分为三个阶段,而第一个阶段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确保国际武术联合会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承认,而这时距离国际奥委会第113次全会的召开还有仅仅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参与了那次会议的袁伟民指出,武术申奥不仅要做好国际奥委会的公关工作,更要重视宣传策略,要全国的媒体一起帮忙,“不要仅局限于宣传武术本身,要突出宣传国际奥委会的改革,宣传东西方文化交流,宣传武术的体育性和观赏性。”一时间,关于国粹申奥的报道铺满了全国上下的报摊。

魏纪中认为当时的工作着手点还是十分正确的,2月6日,从盐湖城传来捷报,国际武术联合会获得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2月21日,国际奥委会向国际武联发来确认的电子邮件,随后给国际武联寄来了由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签发的证书。

从国际奥委会全会归来的何振梁很快也参与到了武术申奥的工作当中,不过他指出:“当前武术申奥工作从形式上分析并不乐观,但不是没有希望,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行是武术申奥的一个重要条件,但光靠这一条还不够,还有大量工作要做。”而时任国际奥委会项目委员会委员、常年从事项目评估的魏纪中则指出了武术项目作为奥运比赛项目自身存在的不足,“奥运项目无非是两点,观赏性和竞技性,武术套路作为一项打分的项目,它的观赏性是可以的,但是由于和体操项目,它的套路过于复杂,开展的地区和时间也不够,所以大多数人是看不出来它的优劣的,所以在竞技性和规则方面,我们还有下更大的工夫。”而除了这两方面,现代奥林匹克的商业性也是不能不考虑在内的,高尔夫、橄榄球两项运动长时间“入奥”的呼声居高不下,很大一方面都是赞助商和转播商的要求,而在这方面,土生土长的中国武术确实有些先天不足。

武术申奥的困难,李志坚、严建昌、魏纪中这些当年参与具体工作的人心里都很清楚,“但这毕竟是最好的机会,我们当时也是把它当做最后一次的机会去努力的。”国际武术联合会秘书长严建昌说,本来在总局当中属于“闲衙门”的武术中心从此便没有了双休日,李志坚跟武术中心主任李杰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